sherlock

无话可说

小蜘蛛

















。。。

一直用苹果自带耳机听音乐
今天换了铁三角听月若流金
(˶‾᷄ ⁻̫ ‾᷅˵)
老子掌握了耳朵生娃的正确姿势

铁三角真的适合杰大

ps当你在猫耳看到紫枫儿涧笑红江笙煜煊什么的

请换森海

别问老夫为什么

口味特别刁看文特别挑
一个大龄腐女婶婶的变态
看文被雷来惊扰四邻

第一zuo的太累
心理学出发有个观点我挺认同
耽美文的受更多是作者个体自我的注入和衍生
攻更多来自于作者对另一半设定需要的具象化
加上作者非圣是人青熟不等
所以各种深浅不一的zuo
真的不是虐是zuo
这比贱渣更可恨

第二梗不嫌多
写文之前列个大纲是一半作者都干的事儿
挺负责的
每个节奏用啥梗一字排开
于是三五他嫌少
七八不嫌多
凑成十个也挺好
个棒槌的虐梗膈应人好不
只好把自己叉出去

第三典型人物太活跃
为加强矛盾冲突丰满主角形象典型人物太便宜了
他们扛起贱渣不要脸插足小白莲大旗冲在虐梗第一线
往往嘴脸可憎引人手撕就是成功的胚胎
但能更俗一点就好了
俗是近人的俗
人性多面纯粹的好人稀缺纯粹的坏人也未必多
描写纯粹的坏人比刻画矛盾的坏人简单多了
同一文里克制使用会拉升逼格

我很容易文荒
看文恶习是先拉到尾巴he再从头继续
偶尔胃里空还要从尾巴拉到头有肉我才啃
这是毛病
但实话
一位作者生有波澜心有丘壑
是好文诞生的充分条件
梗不必新
文不能脆

瞎bb这么多我为毛不自己写
废话么俺会写还啰嗦个毛
蛋疼
没蛋也疼


文荒当中遇到一篇文
崇关北
这文没什么特别
也许因为人设刚敲在我碗里
也许因为肉有点满我碗装不下
但是就觉得还不错

因为大概可能也许
除非足够幸运
否则你穷尽一生不会遇见一个人
无论你和怎样贵重的东西摆在一起
他会选的只有你

所以其实我喜欢的是有肉的童话(大概

何人知我霜雪催
何人与我共一醉


某帅说的
很喜欢
心疼的喜欢

一朝盛景始东风送暖
升平之世终如花向晚
月若流金
岁若长河
时光荏苒
衷肠无曲直
横骨自反
借天三分胆
纵万夫敢一战
唯遇你
一念百转
风月软暖
此生一心分两半
一半赠山河
换万家得长安
余一半
愿君好梦正酣
愿一世
与君老生长谈

没纸了用反面

渗的一塌糊涂


词写得很好
仿佛西北一枝花含笑说平生
我想这样的顾子熹很好
被长庚含化捂暖的
才是顾子熹

有没有
泽野弘之的同好

世不可避


我们艳羡的那些文字

里头鲜活的人
滚烫的血
赤诚的心

平庸我辈
没有谁给咱bgm
如果不甘心
请趁年轻
怀揣入世心
或鲜衣怒马
或严持正息
不卑不屈

耳背的汉子容易找

三眼的顾帅就一枚
就是吹什么都催人尿下

有点挫

看杀破狼的时候我满脑子是钢铁侠版的顾帅

千万不要在未看原著前懒人听书
书过一半我一直以为小攻
他叫李明
字长木艮

帅有车坐
有马骑
有士暗恋
有炮打
谁说帅没用
没有哪里不对